三亚瑞优礼品有限公司欢迎您!

在美国的富察家族

作者:admin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6-10 10:19    

前几天,看一个满族同胞就写接待从美国来的富察氏同胞。在美国,和大多数的西方民主国家一样,没有户籍制度,没人给你登记民族。日常有的入职等登记,也都没有民族一项。你是什么民族,完全靠自己认同。

国家支持多元文化,可以开展自己民族学校等传承本民族文化,成立民族团体,传承民族文化等,都是法律支持的。

在人口普查的时候,有大的选项,比如跟我们最近的大项就是亚裔。你选到这,也可以。但如果进入小项,也可以填写自己的民族。今年的美国人口普查,在国外的社交媒体上,一些满洲人就号召在美国的满洲族人,填写满洲。因为一个民族人口多了,就会有自己选举的议员。即使没有本民族议员,有人竞选的时候,为争取这些人选票,也会跟这些民族选民沟通,了解这个民族选民的意愿,以便获得这些选民的支持。

所以,我多次写文章,也是给那些无法变更民族成分的族胞看的,关键是自己认同,不要依赖其他部门认证。只要自己认同,为本民族利益办事,怎么可能说不是这个民族的人呢?

美国有电话本,完全是根据自愿原则把自己的单位或个人电话对外公开。在美国公开的电话本,我们就可以看到到爱新觉罗、伊尔根觉罗等满洲老姓,也就是在美国,您姓氏和名字都是根据自己意愿决定,当然可以使用自己祖先用的满洲老姓,那些满洲著名的大姓,都可以在美国找到,当然可以找到满洲富察氏。

前几年富察玄海还活着的时候,曾张罗举办满洲富察家族联谊会,有一次怹就非常高兴地跟我说,还联系很多在美国的富察氏,而且有的还在联合国担任高官。当时一直期待富察玄海主持的满洲富察联谊会能举办成功,但后富察玄海离开了我们,他的很多关系,我们也就失联了。

现在我们知道在美国最有名望的满洲富察家族就是傅泾波一家,他跟随司徒雷登44年,一直担任司徒雷登私人顾问,跟司徒雷登基本就是准亲属关系。

傅泾波,这是汉名,满洲名是富察永清,他跟老舍属于一个旗,满洲正红旗人。他出生在庚子之乱那年,他父亲傅瑞卿就是积极的西化学者,虔诚的基督徒。

傅泾波与司徒雷登的机缘是一次演讲,1917年,傅泾波在北京大学上学,司徒雷登来北京大学演讲,傅泾波听了演讲,感觉心灵受到触动,自此跟司徒雷登成为好朋友,1920年傅泾波转学到司徒雷登担任校长的燕京大学。期间傅泾波不幸患肺炎,傅泾波的父母来照顾,司徒雷登也常来关照,由此富察家和司徒雷登走得非常近。1922年,傅泾波接受司徒雷登主持的洗礼,成为基督徒。

傅泾波主要的生活都是跟随司徒雷登,司徒雷登大傅泾波二十多岁,算是忘年之交。傅泾波还是学生,司徒雷登就是燕京大学校长,自然有崇拜心理,而司徒雷登也非常欣赏傅泾波的才干,才能把很多事情委托给傅泾波办理,并且非常信任傅泾波。

司徒雷登的父母是来大清国的传教士,在大清国生下了司徒雷登。司徒雷登的学识很高,又对中国文化非常了解,他自1919年起任燕京大学校长、校务长。1946年任美国驻华大使。

司徒雷登可以说一生贡献给燕京大学,在中国办教育,而傅泾波又算一生为司徒雷登服务,帮助司徒雷登处理有关燕京大学和美国驻华使馆的工作,一直是司徒雷登最信任的工作助手。

傅泾波一家都非常有才,如果他不跟随司徒雷登,也会干出自己的一番事业,我们具有看看他的一家。

傅泾波的妹妹叫傅君哲,早期受红色宣传,跑到延安上学,后被安排到重庆担任党的地下工作者。军统把傅君哲抓获,因为富察还是比较有权势,而且跟司徒雷登的关系非同一般,最后国民党只能放人。在运作中,傅君哲与国民党的军统少将胥光辅相识并相爱,最终结婚,1949年12月参加起义,但1951年“三反”中被新中国以特务罪枪决。文革后,拨乱反正,给予平反。

新中国打下南京,傅泾波跟随司徒雷登去了美国。傅泾波生有一子三女,一子就是傅履仁,美国名John Fugh,他参加美国陆军,他主要从事军队法律工作,在33年的军旅生涯中,傅履仁屡获杰出服务奖、国防部高级服务奖和军团优异奖等。傅履仁官职少将,美军建军200多年,这是首位从中国去的人担任美国将军。

因为司徒雷登非常想死后葬回中国,美中建交后,中国同意把司徒雷登骨灰安葬杭州他父母墓地。2008年傅泾波之子傅履仁恭奉司徒雷登的骨灰,在美国国务院派员的护送下,安葬于浙江省杭州市安贤陵园。(司徒雷登的夫人以前是安葬在燕园)

傅履仁因为其官职美国将军,在美国有一定影响,所以中国也希望他为美中友好交流做贡献,在他退休后,2006年被推选为美国华裔精英组织百人会会长。

傅泾波的三个女儿是傅暖泠、傅铎若、傅海澜,图为司徒雷登在南京美国大使馆官邸主持傅鐸若订婚典礼。傅鐸若的丈夫李文翰的父亲是李汉鐸博士,是49年以前著名的金陵神学院院长。

傅鐸若是著名的书画家,她的名字已被收入【美国艺术名人录】,【世界妇女名人录】。她多次在美国、中国等世界各地举办她的艺术展。

这是1955年秋傅鐸若和溥心畲在东京合影,当时傅鐸若在日本东京拜满洲著名书画大师溥心畲为老师,在东京跟随溥心畲学了一年多的书画。

这是傅履仁将军在美国的一个满洲文化展板前合影,他这一代,对自己民族满洲了解不多,但有一颗寻根的愿望。富察家后人曾找到在北京居住的八大铁帽子王之一顺承郡王后裔瀛生帮助寻根。

后一查,傅履仁将军的父亲傅泾波就是的瀛生亲表哥,两家都是满洲正红旗人。瀛生的爷爷担任山海关都统,傅泾波的爷爷倭和担任山海关总兵,也就是瀛生的爷爷的老部下。倭和把女儿嫁给了瀛生爷爷的长子(即我的亲大爷)爱新觉罗铨福。在此看来,这位富察家和顺承郡王是儿女亲家。

傅履仁成为美国将军后,中国方面当时就报道,说是华裔首位美国将军,当时傅履仁还没有查清自己祖先,经过瀛生帮助他查清了自己祖先是正红旗头甲喇三牛录,他家是世袭牛录章京。祖先就有很多军功,这也说明,满洲人比较适合当军人。自此以后,傅履仁将军再介绍的时候,总要骄傲地说明自己是满洲族人。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Copyright © 2002-2020 海南瑞优礼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